李玮锋的中国足坛奇遇记:有欠薪、有退赛、更有解散

从去年接过天海的教鞭开始,李玮锋便伴随着球队的各种风波时常成为媒体焦点。对于李玮锋来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在球员时期,他就是头条新闻的常客,只不过,以他为焦点的事件,大都不是正能量的新闻。作为俱乐部和国家队的队长,作为一个时代的代表人物,李玮锋始终与中国足球的种种光怪陆离纠缠在一起,哪怕他早已离开绿茵场也没能摆脱。恐怕李玮锋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还要被纠缠多久。

虽说麻烦不少,但李玮锋年轻时的运气相当不错。1992年,李玮锋参加中国健力宝队的球员选拔,因为身体原因没能选上,但这次落选对李玮锋来说却是塞翁失马。首批球员抵达巴西后,才发现被中介公司摆了一道,花了18万美元,租下了一块5万就能搞定的基地,说好的2块标准训练场地、正规比赛也没有着落,队员们得亲自动手整理球场、修缮房屋。

而李玮锋不但没有跟着去巴西开荒,反而去圣彼得堡足球学校学习了一段时间,学习、训练质量是健力宝队难以相比的。据李玮锋讲述,来到圣彼得堡,他发现人家玩的足球跟国内几乎是两种运动,自己的足球理念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时间不长,但这段经历给李玮锋的职业生涯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

1995年,健力宝队进行二次选拔,李玮锋成功入选。而此时健力宝队的状况已经好了很多,不但更换了驻地,训练、比赛也步入正轨,一些球员还能参加当地联赛,球员们的技战术水平都有了相当大的进步。就这样,李玮锋算是完美地避开了大坑,没让自己的涨球期走太多弯路。

学成之后,球队独立参加联赛的计划因为地方上的阻力而泡汤,球员们只好各回各家。与其他队友相比,李玮锋有些尴尬。在远赴巴西之时,李玮锋是火车头体校的学生,回国后已经到了毕业的年龄。那时体校等中专学校还包分配,毕业的李玮锋被学校分到了长春客车总厂工作,一时竟无球可踢。

当然,作为一名入选过国家队大名单的球员,肯定不会留在客车厂当工人。没过多久,深圳平安就以80万人民币的价格,将李玮锋和鲍文杰打包租借了半个赛季。到年底,深圳又收购了包括李玮锋在内的14名火车头球员。但李玮锋对这笔交易并不认可,向足协递交了申诉书,请求仲裁自己的归属。

李玮锋认为,自己入选健力宝时,只是火车头体校的学生,回国后又被分配的长春客车厂,跟火车头体校的关系已经切断,长春客车厂只是因为没给安排工作,才将人事档案关系转回给火车头体协,整个过程中,自己没有和火车头俱乐部签合同,俱乐部也没给他发过工资,所以火车头俱乐部是没有权利将自己卖给深圳的。

而火车头方面认为,李玮锋当年先后在长春客车厂业余体校和北京铁路体校上过学,这两个学校都属于铁路系统,李玮锋算是从小就一直是火车头培养的,而且李玮锋的人事关系在火车头体协,这同样是铁路系统的机构,所以李玮锋就是俱乐部的人。就这样,两种经济观念在李玮锋身上来了个碰撞,足协最终采纳了火车头的意见,将李玮锋判给了深圳平安。

无奈之下,李玮锋只好既来之则安之,老老实实地留在深圳。朱广沪接过深圳教鞭后,多名球员在其指导下迅速成长,尤其是让郑智改打中场的安排,更是“神来之笔”,球队实力有了实质性提升,很快就成为一直拥有争冠实力的球队。健力宝集团入主后,球队阵容更加豪华。2004年,中超爆发“G7革命”,革命失败后,中国足协以扰乱联赛秩序的名义,对几家俱乐部进行处罚,其中领头的大连实德被扣掉6分,这也扫清了深圳夺冠道路上的最大障碍,让深圳队最终成为了中超元年的冠军。

不过深圳的日子过得并不如表面那么光鲜,战胜北京国安的关键之战结束后,朱广沪突然对着记者大声喊道:“我们的球员已经有10个月没有拿到工资了,但是他们却仍然如此努力,球队今天的表现你都看到了,但是谁来关心我们?谁来保护我们?”这是媒体第一次报道深圳队欠薪的消息,不过当时此事并未引起关注,一方面,塞帕罕“G7革命”当时尚未结束,人们无暇顾及其他新闻;另一方面,深圳队豪华的阵容以及十分风光的健力宝老总张海,让人们很难将深圳队与欠薪联系在一起。

如今一说起当年的俱乐部派系,最先想到的莫过于当年大连实德的老总徐明,而张海也同样热衷于此,上海中远、辽足等多家俱乐部均传出过健力宝要插手的消息,甲A末年,媒体甚至一度热炒张海和徐明要“划江而治”。其实这些都只是表象,自张海入主健力宝以来,主营业务几乎被折腾的只剩下空壳,俱乐部的状况更差,平均每人每天的伙食费只有6元钱,一名替补球员的妻子生孩子,连进口奶粉都买不起,去成都打比赛,连机票钱都要全队上下凑……

这样一支几乎断炊的球队能够拿到冠军,起到关键作用的是主教练朱广沪。早年间,朱广沪与中国其他教练一样,脾气急躁、方式片面,打骂球员是常有的事儿。但在巴西浸淫了几年之后,朱广沪有了极大改变,暴躁的性格变得十分温和,更多地用鼓励的方式来教导球员题。而且朱广沪比较自律,不抽烟,不喝酒,平日不吃大鱼大肉,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各种比赛录像来观摩研究,这些都让球员们对其十分敬重,所以朱广沪治下的更衣室,从来都十分稳定。

当朱广沪成为国家队主帅之后,深圳的更衣室便无人能镇得住,随着郑智等球员的出走,球队成绩也出现下滑,崇尚从严治军的迟尚斌被迫中途下课。迟尚斌离开球队之后,李毅的一句“天亮了”,让球队陷入到“球霸”的舆论风波之中——俱乐部或明或暗地向媒体表示,球队被“球霸”控制了,主教练就是被“球霸”给逼走的。

至于“球霸”是谁,当时很多人都猜测是李毅和李玮锋。李毅当时是球迷取笑和谩骂的对象,一身的负面新闻;而李玮锋则是因为在场上的斑斑劣迹——数不清的红黄牌、骂裁判、与队友动手、主动申请红牌、掐日本球员脖子、搧韩国球员耳光,连亚足联都将其列入“黑名单”。这种形象,的确与“球霸”十分吻合。

而且在2005年之前,李玮锋就有过“球霸”的传闻。前深圳主力门将孙刚因为一个失球,当场与李玮锋发生争吵,后来孙刚失去了主力位置,并在俱乐部的劝说下退役,而当时的孙刚只有32岁。外界认为,孙刚的退役与李玮锋有关,不过孙刚接受采访时却说:“李玮锋算什么球霸?”,并向记者表示李玮锋其实没有那么大的话语权。

后来李玮锋在谈起球霸事件时,也十分委屈:“我当时都谈不上出头,就是说了该说的话,让俱乐部把欠薪还给球员,讨一个公道。我自己还好,踢球早,有继续,但年轻球员呢?他们好几个月都没有生活费,有的电话费都是女朋友掏,你说这正常吗?”至于“球霸”事件的真相,一直都没有确切答案,但深足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解决球员欠薪问题倒是真的。

从“球霸”事件开始,李玮锋的职业生涯开始转为下坡。2006年,李玮锋转会上海申花,因为在亚冠联赛中吃到红牌,被足协取消了入选国家队的资格。2008年,李玮锋又以300万元的价格转会处于保级泥潭的武汉光谷,代表球队出战的第二场比赛,李玮锋又惹出事端,揭开了武汉光谷的退赛大幕。

9月28日,武汉客场挑战国安,比赛结束前,李玮锋疑似故意踩踏国安球员路姜,被激怒的路姜爬起来后上前掐住了李玮锋的脖子,主裁判向路姜出示红牌。比赛结束后,国安向足协上诉,认为李玮锋故意踩踏在前,也应该给予处罚。比赛结束后第三天,足协决定,停止李玮锋和路姜联赛比赛各8场。

武汉光谷对足协的处罚相当不满,扬言如果足协不收回处罚就退出中超联赛,而足协也十分硬气,一副爱退不退的态度。协商无果后,武汉光谷说到做到,于2008年10月1日晚宣布俱乐部正式退出中超联赛,“以此唤起中国足球界的觉醒和重生”,武汉光谷也成为中国足坛首支主动退出中超联赛的球队。

作为退赛事件的导火索,李玮锋已无法在中国足坛立足。早在2005年的球霸事件中,李玮锋就已经心生退意,这一次退役的想法更加坚定。然而出生不久的女儿改变了李玮锋的想法,他想让孩子懂事以后能看到球场上的爸爸是什么样的球员,靠着这个目标,他还是坚持下来,并加盟了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水原三星。

加盟过程并不顺利,中国足协当时的转会制度是,球员与原俱乐部的合同到期后30个月内转会,仍然要向原俱乐部支付转会费,这表示除非球员敢在2年半之内不踢球,否则便不可能实现自由转会。这个规定,让一些俱乐部有恃无恐地压榨球员,逼迫球员签下低薪长约合同,陈涛、惠家康等一大批球员皆有此遭遇。李玮锋在申花效力时,就见证过前健力宝队友张然、张效瑞因对抗朱骏的低薪长约合同而被封杀。

不过在足协的相关制度中,也有一种情况是可以自由转会的,那就是武汉球员这种。所以,李玮锋完全能够以自由身加盟水原三星。可是武汉光谷并不认同,在俱乐部的股份结构中,光谷集团占85%的股份,剩余的15%是湖北和武汉足管中心以球员入股所持。自光谷集团接手后,累计投入达2亿,如果任由球员零转会,那么集团的损失会很大,尤其是花300万买李玮锋,却只踢了2场这种。而且光谷集团是国有企业,俱乐部原高层将李玮锋的转会上升到“国有资产流失”的高度,足协虽然没有支持光谷集团的说法,但也同样没给李玮锋支持,这让李玮锋的转会遭遇到极大阻力。

经过与俱乐部的协商,李玮锋总算是如愿登陆韩国。由于水原三星声称没有支付转会费用,外界推断,很可能是李玮锋自费补偿了俱乐部损失。与此同时,合同期满的冯潇霆和周海滨也先后以自由身加盟大邱FC和埃因霍温,让大连实德和山东鲁能均蒙受了不小的损失。各路媒体将纷纷将矛头指向中国足协腐朽落后的转会制度,压力之下,足协只能表态要尽快实现与国际接轨。

不过就在足协的“尽快”到来之前,戴琳又以“出口转内销”的形式加盟上海申花,这标志着中国球员已经探索出了一条通过国际市场实现自由转会的途径,对中国转会制度的冲击力度远超以上李玮锋等三人。足协终于坐不住了,很快就改革了自由转会制度。就这样,在李玮锋等四个东北球员的推动下,中国球员总算在理论上能够实现自由转会了。

李玮锋的恶名不只流传于国内,就连韩国球迷也对其颇为忌惮,加盟水原三星之初,很多人都担心这样的恶人会扰乱K联赛的秩序。但没过多久,韩国人的观念就扭转过来,李玮锋在场上的表现赢得了队友和球迷的尊重,几乎每个主场比赛,都有现场球迷用中文喊“李玮锋加油”为其助威。首个赛季,李玮锋便入选K联赛明星队与J联赛明星队对抗,获得了“K联赛超级巨星”的美誉,2012年还入围全球最受欢迎球员。

在韩国的两年,应该是李玮锋整个职业生涯最舒心的两年,“没有了欠薪、复杂的人际关系、各种小团体等等,就是开心地踢球,踢完回家陪太太和孩子”、“只要是正常范围内的,什么动作都可以做,大家都是这样,我融入很快,也很轻松”。也正是这两年,让国内球迷想起了“南橘北枳”的典故,对李玮锋的看法出现了很大改观。

加盟天津泰达时,李玮锋的急躁脾气已收敛很多,这让他得以重返国家队,也让他在平静中结束了球员生涯。然而麻烦并未彻底离开,2019年,李玮锋接过天津天海的教鞭,虽然在他的带领下,球队奇迹般地留在中超,可俱乐部的生存却是他无力改变的,带领球员上书足协请愿也注定是徒劳无功。由于未能在足协规定的时间之前与万通谈妥,俱乐部只能无奈地接受解散的结局,球队历史永远停留在这个注定要在人类历史上大书特书的年份。

李玮锋身上似乎有一种能够吸引负能量的特质,只要人在国内足坛,总会被来自球场之外的麻烦缠身,哪怕在埃弗顿那段不成功的经历,日子过得也比在国内的几支球队舒心,或许这也是他想要出国深造的原因之一。李玮锋的遭遇,正是中国足球的缩影,他的经历,完全能写出一本《二十年目睹中国足球之怪状》之类的书,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再也没有来自球场之外的麻烦找上他,也希望中国足球的怪状能够尽快终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fitrend.com/,塞帕罕

Tag :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