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危机压垮俄罗斯黑帮老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fitrend.com/,塞浦路斯

苏联解体后,黑帮文化日渐成为俄罗斯流行文化。打开收音机,转到“Shanson”(俄罗斯一家民间电台,主要播放黑社会的流行歌曲)频道,你会听到播音员热情洋溢地赞颂监狱生活中的“硬汉”。主持人也会详细解释黑帮在联络时使用的最新“切口”,俄罗斯人叫做“Raspaltsovka”。而这种“切口”,你可以在莫斯科的高级夜总会随处听到。有的人还把它挂在脖子的金链子上。它的意思是告诉人们:“我是一个贼。”

最近几天,别列佐夫斯基的名字,频繁出现在“Shanson”电台之中。因为他是俄罗斯黑白两道、政商两界中真正的老大,曾被称之为“克里姆林宫灰衣教父。”

别列佐夫斯基是本世纪最具争议的俄罗斯政治家。他从前苏联解体的废墟中逐步走上政治神坛,权倾一世,甚至还塑造了普京大帝的命运,但最终,他因为背叛祖国,成为孤独的流放者,最终在冰冷的卫生间地板上死去,没有任何人陪伴在他的左右。

3月23日下午3点,别列佐夫斯基的以色列保镖走进了位于伦敦西部雅士谷的公馆中。它是一套外表为灰色的建筑群。此地距离英国皇室专用的马场雅士谷马场不远。

在楼下的餐桌上,别列佐夫斯基的手机静静地躺在桌面上,屏幕显示出几个未接电话。保镖感觉很奇怪,因为从昨天晚上起,他就没有见到过老板。保镖走上楼,发现卫生间的门紧紧锁住。他一脚踹开了大门,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别列佐夫斯基,身体僵硬,浑身冰冷。

时至今日,英国警方仍无法判定别列佐夫斯基的真实死因,只出具了一份模棱两可的结论,脖子附近有勒痕,不排除非正常死因。

别列佐夫斯基之死与塞浦路斯的银行危机出现了惊人的时间巧合。分析人士指出,塞浦路斯离岸金融中心的地位,恰恰是建立在俄罗斯富商寡头的恐惧之上。别列佐夫斯基风光的时代,也是苏联解体后最黑暗的一刻。黑心的政商结盟,疯狂贪婪的从各种各样的资源中捞取到了大笔好处。然而,自普京当政后,开始系统地将寡头手中的各种政治和能源资源收归国有。寡头们担心失去财产,开始向国外纷纷转移财产,作为前英国殖民地,塞浦路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等各方面因素,自由的离岸金融体系,也使寡头们很方便地提取现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所有俄罗斯寡头都认为是安全之地的塞浦路斯金融账户,却出了大问题。其中也包括别列佐夫斯基的存款。如今,所有的俄罗斯大户正在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将金钱转移出去。但他们却忘记了,塞浦路斯俄罗斯人有一句口头禅:克里姆林宫能给你的,他也能收走。

临死前几个小时,别列佐夫斯基还曾接受伦敦当地一家俄罗斯文杂志的采访,称生命已经失去了意义。在分析者看来,塞浦路斯财号被封,是压垮别列佐夫斯基的最后一根“稻草。”

别列佐夫斯基带走的,不仅仅是谜一般的“政治谋杀”动机,更是整整20年俄罗斯政坛风云变幻的独特“俄罗斯猜想。”数学博士出身的别列佐夫斯基,终其一身,都在政治这个大舞台中不断推演变算,但他未能想到,自己,却成为等式归零的最大变量。他的死亡本身,就是一个谜团。

英国警察在调查中发现,别列佐夫斯基在自杀前预订了飞往以色列的机票,根据他的行程单,他准备先去特里维夫,然后再到耶路撒冷,最后到死海度假,自杀前安排度假。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

前俄罗斯航空总裁,与别共同流亡伦敦的格鲁什科夫说:“别列佐夫斯基的性格决定,他不可能寻求自我了断。”

但在另一派阵营的眼中,别列佐夫斯基在临死之前,已经在经济压力之下,彻底变成了一条“疯狗”。

流亡期间,被边缘化的别列佐夫斯基最头痛的问题就是钱。他一直不停地在寻找新的收入来源。但推翻普京的策略,以及旧时代的思维方式和经商风格,明显与西方的法制社会格格不入。他唯有一点点地卖掉手头的不动产,以换取现金。

起初,他开始出售在俄罗斯境内的企业股份。后来,他手上只剩下豪华公寓、私人飞机和游艇,再无任何收入来源。而且,他在女人身上接连输掉了两起官司。2009年,他以2亿英镑的价格卖掉了游艇。但这笔钱却没有落到他的手中,因为他在与第二任妻子加利娜的离婚讼诉中输掉官司,2亿英镑则成了女方的安置费。此外,今年1月,他还输掉了与女友高布诺娃的官司,女方声称别列佐夫斯基欠她500万英镑,最终,他以25万英镑的价格实现庭外和解。

去年夏天,别列佐夫斯基卖掉了位于伦敦富人区金斯敦萨里的一套别墅和一辆1927年的劳斯莱斯幻影轿车。此外,他还准备卖掉位于法国的两套豪华别墅。在他临死前的最后一个月,他还关掉了位于伦敦上流社区梅菲尔的豪华办公室,并将多达10人的保镖队伍缩减至1名贴身保镖,并中止替被毒死的好友利特维年科寡妇支付出头打官司的费用。此外,他还将手中的最重要的艺术品,安迪.沃霍尔(AndyWarhol)的“红色列宁”以133875英镑的价格出售。

依靠独特的直觉和数学推理能力,别列佐夫斯在前苏联垮台后,从能源、媒体、外贸以及其它任何能带来收益的项目中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他曾是俄罗斯寡头们的“精神领袖”,利用无与伦比的政治资源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在别列佐夫斯基得势之时,他就像一位艺术家一般,将金钱与政治这一对永恒的孪生兄弟之间的互动,推向了极致。

别列佐夫斯的政治生涯起步于叶列钦时代,他当时利用手中的媒体,与叶利钦时代的克里姆林宫幕僚长兼文胆尤马舍夫搭上了线。尤马舍夫后来娶了叶利钦的女儿塔季扬娜。别列佐夫斯基不仅出版了叶利钦自传,同时在1996年大选中,以独特的新闻敏感制订了整体的选战策略,并配合其它寡头,为叶利钦的选举贡献了约1亿4千万英镑的选费。

叶利饮选举成功后,别列佐夫斯基成功上位,成为克里姆林宫权力核心中最重要的一员,即所谓的叶利钦“家族”一员。正在是他的组织策划下,叶利钦采用分化瓦解,金钱收买等各种手段。将前苏联遗留下来的旧有保守派全部驱逐,并在政府所有重要位置上换上了改革派。1996年,如日中天的别列佐夫斯基为叶利钦安排好了退休道路,将普京引进给权力核心,使叶利钦能够安然地从总统宝座上全身而退。

但是,在2000年普京当选总统之后,寡头政治渐渐成为社会公敌,普京与“灰衣老大”别列佐夫斯基的矛盾日益公开。别列佐夫斯基利用手中的媒体攻击普京。普京则公开警告:“寡头政治和利益集团的时代结束了,如果可能,我会毫不犹豫地挥舞大棒。”2000年11月,俄罗斯航空公司诈骗案事发,别列佐夫斯基受牵连,他别无选择,只能逃亡。

有分析者称,别列佐夫斯基是俄罗斯典型地下社会的代表。正如Shanson的“江湖新闻报道者”所报道的,俄罗斯黑道中,拥有最高地位的是“众贼之王”——“沃”(Vor)。关于“沃”的传奇至今仍在民间流传。“沃”是一个年龄相对较大、多次接受劳改营的改造、铁心与社会作对的“资深”黑帮分子。他在江湖中受到各派极大的“尊重”。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召集人马,从事各种杀人勾当。

别列佐夫斯基就是这样一个“众贼之王”。但与老派的教父相比,他显得高级多了。他受过高等教育,熟悉黑白两道的运作方式,对经济形式的判断非常准确且具有大视野。特别重要的一点是:他背后都有着俄罗斯“大树”撑腰。这“大树”所能提供的,则是无穷无尽的资金、人力和甚至武器支持。

凡标注来源为“经济参考报”或“经济参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版权均属经济参考报社,未经经济参考报社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播放。

塞浦路斯2012年公共债务占GDP比重达85.8%2013-04-23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